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态 > 行業新聞 >> 返回

輝煌70年: 能源成為經濟增長重要引擎

發布時間:2019.09.2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編輯: 大安石油)

  • 能源是國民經濟的命脈,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物質基礎。新中國成立以來,能源行業曆經滄桑巨變,為我國經濟增長提供了原始的動力,可謂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短短幾十年時間,能源行業實現了從極端短缺到極大豐富的曆史跨越。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能源基礎十分薄弱,生産能力嚴重不足,生産水平極其低下,不僅供求關系十分緊張,而且還存在嚴重的結構性問題。1949年,我國能源生産總量僅為0.2億噸标準煤,1953年,我國的能源消耗總量也僅有0.5億噸标煤,不足目前河北省能源消耗總量的1/6。

    而如今,随着經濟的繁榮發展和社會生産力的顯著增強,能源領域不僅實現了跨越式發展,而且生産和消費水平不斷提高,目前我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産國和能源消費國。煤炭、油氣、電力、新能源和能源裝備産業全面繁榮,多個領域在規模和技術上都領先全球。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能源生産總量達37.7億噸标準煤,比1949年增長157.8倍,年均增長7.6%;能源消費量達到46.4億噸标準煤,比1953年增長84.8倍,年均增長7.1%。

    與此同時,我國能源結構正在不斷優化,用能效率逐步提升,節能降耗正取得顯著成效,尤其是十八大以來,随着新發展理念的加快實施,能源行業的發展由追求規模化擴張向清潔化和高質量轉變,能源行業正走向一個全新的發展時期。

    曆數能源行業7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的跨越式發展,得益于體制機制的及時調整、經濟增長與能源發展的相互促進,以及國際合作的不斷強化。

    改革釋放活力

    在改革開放之前,我國經濟和能源行業都曾走過一段彎路,計劃經濟體制下,經濟增長的動能未能充分釋放。1978年之後,我國重新調整了發展思路,尤其是市場化機制的建立,推動了能源行業的快速發展。

    在體制機制上率先做出調整的是煤炭行業及其管理部門。改革開放之前,我國煤炭企業嚴格執行國家計劃,從煤炭開采到運輸和銷售,均由國家統一管理和統一定價。彼時,煤炭供應嚴重短缺,經濟增長受制于煤炭供應不足的矛盾異常明顯。

    改革開放之後,煤炭計劃經濟的色彩漸褪,煤炭行業進入轉軌發展階段,尤其是1994年之後,煤炭行業的市場化機制基本确立,行業首次進入了爆發式增長時期。1978年我國煤炭産量還隻有6億噸,而到了1996年,這一數據就達到了13.7億噸。目前,我國早已是世界第一大煤炭生産國和消費國,而煤炭也在過去幾十年經濟高速發展中扮演了穩定器和壓艙石的角色。

    石油行業的發展也有類似的路徑。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原油産量僅有10餘萬噸,為摘掉“貧油國”的帽子,老一代石油人發揮艱苦奮鬥的精神,相繼發現了大慶油田、勝利油田和華北油田等大型油田,一舉實現了中國石油工業的重大突破。到1978年,中國原油産量已經突破了1億噸大關,可謂成就斐然。

    改革開放之後,石油領域改革拉開序幕,三大石油公司相繼成立,并獲得長足發展,尤其是21世紀初,三家公司分别走向國際資本市場,成為我國石油企業開啟國際化之路的裡程碑事件。當前,我國原油産量穩定在1.9億噸左右,成為我國确保能源供應安全的重要基礎。

    電力市場取得的巨大成就也離不開改革和機制的重大調整。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極度貧困,電力工業極其落後,1949年全國用電量僅有34億千瓦時,如今已經超過7萬億千瓦時,發電量和發電裝機容量更是增長千倍以上,為中國經濟建設提供了價格可承受的電力供應。從新中國成立之初到1985年,中國電力工業從投資、生産到銷售,都由國家統一經營,用電量計劃配給,電力價格由中央政府制定。

    随着經濟的不斷增長,原有的體制不斷束縛電力工業發展,從1985年起,我國電力體制管制不斷放松:集資辦電、政企分開、廠網分離逐步實施。尤其是2002年,中央對國家電力公司進行了拆分,五大發電、兩家電網和四家附業公司相繼成立,這一事件标志着電力工業市場化進程正式拉開序幕。2002年電力體制改革之後,中國電力工業獲得了飛速發展,2015年,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繼續推進,新電力體制改革有利于建立健全電力行業市場機制,降低電力成本、理順價格形成機制,逐步打破壟斷、有序放開競争性業務,實現供應多元化等。

    回顧70年能源工業的發展曆程,我國能源體制一直處于變化之中,改革不斷深化,市場活力得以釋放。多年來,能源行業大力推進政企分開,加快市場化步伐,形成了多元保障的新型能源工業體系,為我國經濟增長提供了可靠的動力保障。

    經濟增長拉動

    經濟與能源密切聯系,70年間能源産業的跨越式發展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因為經濟的發展決定着人們對能源的需求,同時能源的供應狀況又反過來制約着經濟的發展。

    建國初期,中國經濟基礎薄弱,工業處于半癱瘓狀态,能源消耗量自然較小。1953年,我國人均能源消費量僅為93千克标準煤,而2018年達到3332千克标準煤,比1953年增長34.8倍,年均增長5.7%。

    随着經濟的不斷發展,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我國經濟增長創造了人類經濟史上不曾有過的奇迹。事實上,到了1978年,我國還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按照世界銀行的統計,當時我國人均GDP僅有156美元,還不足當時最貧窮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國家490美元的1/3,但是在而後的40年間,中國經濟的高速列車開始啟動,從1978年至今,中國經濟的年均增長速度達到了驚人的9.5%,創造了世界經濟史上的增長奇迹。

    與經濟的高速增長相對應的是,能源行業的快速崛起和高速發展。改革開放之後的1978至2017年間,我國一次能源消費量、能源生産量、發電裝機容量及全社會用電量年均分别增長5.4%、4.6%、9.2%和8.6%。同期,我國國内生産總值(GDP)由1978年的3679億元快速增長到2017年的824828億元,按不變價格計算,增長了34.5倍,年均增長9.5%。我國能源及電力消費總量的快速增長,有力地支撐了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

    以煤炭為例,作為我國主體能源和重要的工業原料,煤炭在過去幾十年中為國民經濟增長做出突出貢獻的同時,自身的發展也實現了巨大的曆史性變革。在供需關系上,煤炭實現了從總體供應短缺轉變成産能總體富餘;企業結構上,實現了由單一國有制轉變為多種經濟成分并存;生産方式上,實現了由手工作業和半機械化為主轉變為全面實現機械化、自動化和智能化;在安全生産上,實現了由事故多發、傷亡慘重轉變為持續穩定好轉的局面。

    受汽車工業和化工産業快速發展的拉動,油氣工業也獲得了巨大成長空間。1978年至2018年,我國原油、天然氣産量分别從1億噸和138億立方米增長到1.9億噸和1610億立方米;石油、天然氣消費量分别從1980年的0.88億噸和140億立方米增長到2018年的6.48億噸和2800億立方米。

    電力工業的發展更是驚人,改革開放之初,我國電力供應主要依靠水電和火電,彼時,中國的電力總裝機僅為5700多萬千瓦,年發電量2500億千瓦時,而到了2018年底,我國電力裝機高達19億千瓦,早已位列世界第一位,而全社會用電量也超過了6.8萬億度。除了體量增長之外,電源結構也逐步優化,目前,我國火電、水電、核電和新能源發電全面發展,發電裝備制造、施工技術水平獲得巨大成就,很多技術實現了從引進、消化和吸收,到自主研發和創新,最終多項技術引領世界。

    國際合作助力

    短短70年時間,能源行業取得如此成就,除體制機制調整、經濟增長的帶動之外,國際合作的加強也功不可沒。

    随着經濟的快速增長,能源消耗量急速增加,無論是煤炭、石油還是電力,在經濟發展的一定階段,都曾出現過供應短缺的時期,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受制于我國資源禀賦的限制,近年來供應缺口越來越大,因此開展國際合作也就成了應有之意。

    在經濟連續獲得多年高速發展之後的1993年,我國第一次由石油出口國變成了石油淨進口國,石油領域“走出去”的步伐正式邁開,“兩種資源、兩個市場”一時間成為流行詞彙。

    1993年,中石油公司獲得了加拿大北瑞甯油田的參股權,成功邁出了中國能源企業海外投資的第一步。

    随後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家公司分别在加拿大、哈薩克斯坦、蘇丹、俄羅斯、委内瑞拉、伊拉克等國家參與油田合作與開發,正式開啟了中國石油企業在海外資源開發的新時代。随着對外開放的逐步深入,三大公司之外的其他石油公司也紛紛走出國門,參與到國際石油市場的角逐。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企業共擁有210個海外油氣項目,多達27家中國石油企業,包括23家民營企業,在海外油氣權益産量達到1.9億噸油當量。這一數據相當于中國當前國内石油一年的産量。

    與此同時,随着石油和天然氣消耗量的大幅增加,我國石油進口逐年增加,2018年,我國共進口原油4.6億噸,進口天然氣1213億立方米,分别占到中國進口原油和天然氣的70%和42%,可見中國的能源需求與國際市場密不可分。

    2013年,我國首次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這一開放性、包容性區域合作倡議,被看作是中國的第三次對外開放。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下,中國能源企業更是走在前列,抓住新一輪開放的機遇,在國際舞台上大展身手。

    其中,電力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成效最為顯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貫穿歐亞大陸,面積廣闊,資源豐富,人口衆多,但經濟發展程度相對落後,因此,很多國家面臨電力和能源供應短缺的狀況。中國電力行業不僅裝備制造先進,産能豐富,而且中國擁有全球效率最高、技術水平娴熟的施工和運營隊伍,近年來在幾十個國家開展電力合作,大大緩解了沿線國家的電力短缺難題。

    當前,包括國家電網公司、華電集團、三峽集團、中國能建等在内的電力企業,在菲律賓、印尼、巴西等國建設和運行了大量電力項目,不僅有力地促進了當地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而且還獲得了可觀的經濟效益。

    走向高質量和清潔化

    盡管能源行業成就斐然,但由于我國化石能源比重較大,随着能源消耗總量的增加,環境承受力和碳排放問題也随之而來。

    過去的幾十年,能源行業規模的快速擴張,有力地支撐了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2010年中國GDP總量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随着經濟總量的不斷擴大,中國經濟發展的訴求也開始有所轉向:經濟發展由追求高速度向高質量的增長轉變,尤其是高耗能、高污染和高投入的所謂“三高”産業的集聚發展,中國環境的承載能力出現預警,經濟結構調整和能源轉型已變得迫在眉睫。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對能源行業而言,為适應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需求,能源行業轉型發展變得越來越迫切。

    早在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就提出中國要進行能源生産和能源消費的“能源革命”概念,要求能源行業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

    從能源發展的實踐看,中國目前依然是以煤炭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但近年來,随着能源轉型的不斷深入,中國的能源結構已經發生了較大變化。2013年中國煤炭消費已經達峰,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獲得了快速發展,風光産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用了不到十年的時間,已經成長為全球翹楚,甚至成為全球清潔能源的引領者。

    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風電和光伏裝機容量分别達到1.9億和1.7億千瓦,二者裝機容量占我國全部裝機比例的近20%,長期占據全球清潔能源裝機的頭把交椅。2018年,風電、光伏全年發電量6000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約9%,我國在能源結構方面的調整成效顯著。

    在過去幾十年中,由于經濟增長對能源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帶動了能源産業的快速發展,另一方面也導緻該産業由于追求規模而較為粗放。目前,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因此高質量和清潔化的能源供給将是能源産業面臨的重要任務之一。

    毫無疑問,我國已經度過了能源短缺的時代,目前能源的供應豐富而多元,我們有理由相信,随着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能源行業也将為國家和社會提供更加潔淨和高質量的能源供應。


    ×
      從2019年10月21日24時起: 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調整為:0号柴油6.25元/升;92号汽油6.64元/升,95号汽油7.19元/升;98号汽油7.70元/升